医院动态

【渌口医声】铁血柔情真丈夫,疫情前线诉相思

  他们是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务工编辑,同时也是家里的顶梁柱。面对疫情,他们义无反顾,这都离不开妻子的默默支撑与付出。
 
1、 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冯军
 
  “老婆,你辛苦了,孩子出生的时候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不能在第一时间抱抱孩子,看她一眼,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遗憾的。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我在这挺好的,确诊病人现在越来越少,病人也陆续出院了,我相信我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看你和孩子们!”
  这是乐橙网页登陆呼吸科冯军副主任医师托大家写给妻子的话,冯军的妻子田迪(也是省直中医院心内科的一名医生)怀胎十月,3月2日在省直中医院产下女儿,但冯军因为在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支援,不能陪妻子待产,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牵挂……

   “我是2月13日晚班的时候接到通知支援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2月14日一早就匆匆出发,我打电话告诉妻子的时候,她还是非常支撑我的,但我知道她预产期马上就到了,家里还有5岁的儿子要照顾,我爸妈年纪也大了,不知道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我在这虽然每天穿着防护服工作,但我的工作和平常基本没有差别,只不过接触的都是确诊病人而已。”冯军作为丈夫担忧地说。
  “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更不会说哄妻子开心的话,不过还好有我儿子陪在他妈妈身边,至少妻子不会孤单。儿子还学会了‘疫情防控三字经’,特意发给我,鼓励我。”说起儿子,冯军还是挺自豪的。
 
 
 2、 内科ICU主治医师崔玮栋
 
  “老婆,2018年以来,我俩先后进修,一直聚少离多。虽然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我知道,最长情的爱是陪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心陪伴、守护大家的家。你在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你的工作压力其实比我大,我在这挺好的,疫情过后我就回来拥抱你和大家的儿女。”
  这是省直中医院的内科ICU崔玮栋主治医师(目前也在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支援)写给同是呼吸科一病区主治医师妻子尹格的话。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五岁,小的才七个月龄,由于夫妻俩都是内科医生,这次疫情期间他俩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没有太多时间回家,小儿子在六个月龄时就断了母乳。
 
“我爱人总说我是一个没有情调的人,不会甜言蜜语,但我心里知道她其实比我辛苦多了。她在呼吸科病房上班,还要担心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我虽然在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ICU病房上班,但家里的事从来没让我操心,现在我不能回家,更无法替她分担,心中还是有点愧疚的。”崔伟栋听说大家要采访他,他认为大家可以宣传一下他的妻子与后方的同事,因为有了他们的支撑,他才能做到“疫”不容辞。

医院动态

【渌口医声】铁血柔情真丈夫,疫情前线诉相思

  他们是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务工编辑,同时也是家里的顶梁柱。面对疫情,他们义无反顾,这都离不开妻子的默默支撑与付出。
 
1、 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冯军
 
  “老婆,你辛苦了,孩子出生的时候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不能在第一时间抱抱孩子,看她一眼,心中还是不免有些遗憾的。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我在这挺好的,确诊病人现在越来越少,病人也陆续出院了,我相信我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看你和孩子们!”
  这是乐橙网页登陆呼吸科冯军副主任医师托大家写给妻子的话,冯军的妻子田迪(也是省直中医院心内科的一名医生)怀胎十月,3月2日在省直中医院产下女儿,但冯军因为在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支援,不能陪妻子待产,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牵挂……

   “我是2月13日晚班的时候接到通知支援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2月14日一早就匆匆出发,我打电话告诉妻子的时候,她还是非常支撑我的,但我知道她预产期马上就到了,家里还有5岁的儿子要照顾,我爸妈年纪也大了,不知道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我在这虽然每天穿着防护服工作,但我的工作和平常基本没有差别,只不过接触的都是确诊病人而已。”冯军作为丈夫担忧地说。
  “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更不会说哄妻子开心的话,不过还好有我儿子陪在他妈妈身边,至少妻子不会孤单。儿子还学会了‘疫情防控三字经’,特意发给我,鼓励我。”说起儿子,冯军还是挺自豪的。
 
 
 2、 内科ICU主治医师崔玮栋
 
  “老婆,2018年以来,我俩先后进修,一直聚少离多。虽然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我知道,最长情的爱是陪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心陪伴、守护大家的家。你在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你的工作压力其实比我大,我在这挺好的,疫情过后我就回来拥抱你和大家的儿女。”
  这是省直中医院的内科ICU崔玮栋主治医师(目前也在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支援)写给同是呼吸科一病区主治医师妻子尹格的话。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五岁,小的才七个月龄,由于夫妻俩都是内科医生,这次疫情期间他俩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没有太多时间回家,小儿子在六个月龄时就断了母乳。
 
“我爱人总说我是一个没有情调的人,不会甜言蜜语,但我心里知道她其实比我辛苦多了。她在呼吸科病房上班,还要担心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我虽然在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ICU病房上班,但家里的事从来没让我操心,现在我不能回家,更无法替她分担,心中还是有点愧疚的。”崔伟栋听说大家要采访他,他认为大家可以宣传一下他的妻子与后方的同事,因为有了他们的支撑,他才能做到“疫”不容辞。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