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今日医图】邹丽莎:“你的信,是我在抗‘疫’一线最大的鼓励”

亲爱的妈妈:
  也许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我知道,明天我就看不到你了,至少要等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不能当面和你说,但是我希翼你能留下这张纸条,并和我回一句话,我想说的话是我没有和你当面说的:“妈妈加油!你保护大家,我保护你!妈妈我爱你!”
女儿洲洲

 
  省直中医院妇科医生邹丽莎除了是一名白衣战士以外,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女儿10岁、儿子5岁。
  医院隔离病房的集结号吹响后,她赶忙收拾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这次离开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女儿洲洲仿佛像知道了自己的医生妈妈要去往一线,一言不发的躲回自己的房间,等到邹丽莎收拾完之后,发现她含着眼泪睡着了并且在桌上留下了这封信。
  邹丽莎走到孩子的房间,轻轻吻了吻他们的额头,转身离开了家。
 
▲邹丽莎工作照
  她轻声的鼓励自己:“我是一个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这就是我的选择,是我的使命!我有信心,有你们的支撑,我一定能够战胜病毒,凯旋而归!”

医院动态

【今日医图】邹丽莎:“你的信,是我在抗‘疫’一线最大的鼓励”

亲爱的妈妈:
  也许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我知道,明天我就看不到你了,至少要等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不能当面和你说,但是我希翼你能留下这张纸条,并和我回一句话,我想说的话是我没有和你当面说的:“妈妈加油!你保护大家,我保护你!妈妈我爱你!”
女儿洲洲

 
  省直中医院妇科医生邹丽莎除了是一名白衣战士以外,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女儿10岁、儿子5岁。
  医院隔离病房的集结号吹响后,她赶忙收拾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这次离开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女儿洲洲仿佛像知道了自己的医生妈妈要去往一线,一言不发的躲回自己的房间,等到邹丽莎收拾完之后,发现她含着眼泪睡着了并且在桌上留下了这封信。
  邹丽莎走到孩子的房间,轻轻吻了吻他们的额头,转身离开了家。
 
▲邹丽莎工作照
  她轻声的鼓励自己:“我是一个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这就是我的选择,是我的使命!我有信心,有你们的支撑,我一定能够战胜病毒,凯旋而归!”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