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黄冈医声】吴佩芬:“在黄冈,被隔离的亲情被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

  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位患有阿尔茨海默的老人已经记不清什么人了,但每天只要看见她,即使隔着厚厚的防护服,他也会第一时间认出,难掩温暖的笑意。
 
  给老人喂饭的援鄂护士吴佩芬来自乐橙网页登陆:“老爷子,快90岁了,入院一天什么都没吃,水也没喝。同事询问他,他不理人,也不张口。他和我爷爷年纪差不多,接班后我试着主动跟他聊天,哄他吃饭。一开始他也不太乐意,慢慢才开始接受。”
 
 通电话
 
下定决 
 
  吴佩芬来黄冈已有二十余天,提及驰援的初衷和家人的支撑,她心中有苦涩也有感激。
 
  “消息是除夕前一天知道的,内心第一反应是必须要去,但接下来还是迟疑了一会儿,因为2019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老公在5月份因意外造成全身多处骨折,在医院躺了半年多,年后还需要手术;儿子刚满四岁,全由婆婆照顾,而60岁的婆婆同时还需照顾80多岁的爷爷奶奶。如果我在,下班后还可以稍微帮衬一下……”
 
  让吴佩芬下定决心的是公公的一通电话。得知儿媳妇驰援的消息,公公表示愿意放弃外出打工回到家中帮忙,他的支撑令吴佩芬感动。吴佩芬说:“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医务工编辑,我理应充当社会的中坚力量,奔赴一线,义不容辞,有家人做我的后盾,我什么都不害怕。”
 

 
“我 只是
 
若有似无的妈 妈”
 
 投入到一线岗位后,驰援队员们发现区域医疗中心病源多且条件恶劣。为了不浪费医用资源,他们就尽量在隔离病房多待几小时,推迟吃饭的点、上厕所用尿不湿解决都是常事。高强度的工作后,他们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独处在宾馆的房间里。
 
 
  在临床一线工作,见惯了生死。即使面对工作压力想哭,吴佩芬都只是偷偷抹眼泪,从不让外人看到。然而坚强勇敢的吴佩芬却因儿子倍感心痛:“下班后会疯狂想念他,但他已经彻底不理我了。昨天视频,他甚至躲起来,头都没有别过来看一下手机。他常问奶奶,为什么哥哥姐姐都有妈妈陪,我的妈妈不陪我?”因为工作的缘故,孩子长期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早已习惯电话和视频里那个“若有似无”的妈妈。
 
  “真希翼能抱抱他,愿小小的他能够理解,妈妈不是不爱他,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很多个失眠的夜里,吴佩芬只能靠手机里儿子的照片和视频来缓解思念。
 
 
  晚上11点了,终于哄着老人吃完当天第一餐饭,虽然防护服几乎挡到鼻子了,呼吸特别困难,说话特别吃力,但是“这个过程中老爷子说了很多次谢谢,我忽然觉得自己与家人被隔离的亲情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
 
  下班后,吴佩芬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疫情结束后,我一定会好好弥补孩子和家人。我始终坚信疫情只是暂时隔离了亲情,但大家终将打败它,这也是亲情给予的力量!”


医院动态

【黄冈医声】吴佩芬:“在黄冈,被隔离的亲情被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

  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这位患有阿尔茨海默的老人已经记不清什么人了,但每天只要看见她,即使隔着厚厚的防护服,他也会第一时间认出,难掩温暖的笑意。
 
  给老人喂饭的援鄂护士吴佩芬来自乐橙网页登陆:“老爷子,快90岁了,入院一天什么都没吃,水也没喝。同事询问他,他不理人,也不张口。他和我爷爷年纪差不多,接班后我试着主动跟他聊天,哄他吃饭。一开始他也不太乐意,慢慢才开始接受。”
 
 通电话
 
下定决 
 
  吴佩芬来黄冈已有二十余天,提及驰援的初衷和家人的支撑,她心中有苦涩也有感激。
 
  “消息是除夕前一天知道的,内心第一反应是必须要去,但接下来还是迟疑了一会儿,因为2019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老公在5月份因意外造成全身多处骨折,在医院躺了半年多,年后还需要手术;儿子刚满四岁,全由婆婆照顾,而60岁的婆婆同时还需照顾80多岁的爷爷奶奶。如果我在,下班后还可以稍微帮衬一下……”
 
  让吴佩芬下定决心的是公公的一通电话。得知儿媳妇驰援的消息,公公表示愿意放弃外出打工回到家中帮忙,他的支撑令吴佩芬感动。吴佩芬说:“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医务工编辑,我理应充当社会的中坚力量,奔赴一线,义不容辞,有家人做我的后盾,我什么都不害怕。”
 

 
“我 只是
 
若有似无的妈 妈”
 
 投入到一线岗位后,驰援队员们发现区域医疗中心病源多且条件恶劣。为了不浪费医用资源,他们就尽量在隔离病房多待几小时,推迟吃饭的点、上厕所用尿不湿解决都是常事。高强度的工作后,他们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独处在宾馆的房间里。
 
 
  在临床一线工作,见惯了生死。即使面对工作压力想哭,吴佩芬都只是偷偷抹眼泪,从不让外人看到。然而坚强勇敢的吴佩芬却因儿子倍感心痛:“下班后会疯狂想念他,但他已经彻底不理我了。昨天视频,他甚至躲起来,头都没有别过来看一下手机。他常问奶奶,为什么哥哥姐姐都有妈妈陪,我的妈妈不陪我?”因为工作的缘故,孩子长期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早已习惯电话和视频里那个“若有似无”的妈妈。
 
  “真希翼能抱抱他,愿小小的他能够理解,妈妈不是不爱他,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很多个失眠的夜里,吴佩芬只能靠手机里儿子的照片和视频来缓解思念。
 
 
  晚上11点了,终于哄着老人吃完当天第一餐饭,虽然防护服几乎挡到鼻子了,呼吸特别困难,说话特别吃力,但是“这个过程中老爷子说了很多次谢谢,我忽然觉得自己与家人被隔离的亲情转化成了另一种形式。”
 
  下班后,吴佩芬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疫情结束后,我一定会好好弥补孩子和家人。我始终坚信疫情只是暂时隔离了亲情,但大家终将打败它,这也是亲情给予的力量!”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