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动态

【黄冈医声】 “男丁格尔”胡学兵:“扎针时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不过还好,我成功了。”

      “老婆,宝宝,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结束了一天8小时高强度工作,回到酒店赶紧完成消毒—洗澡—吃饭—再消毒这些每天下班的必备程序,胡学兵终于可以打开手机和家人“团聚”,这是他每天不变的开场白。   
 
   1990年出生的胡学兵是省直中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一名经验丰富的男护士,也是最早主动请缨支援湖北的护士之一。  
 
  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胡学兵的主要工作是为患者抽血、测体温、留取咽拭子标本、输液、发放口服药、讲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相关常识……这些工作看似与平时的工作区别不大,但由于穿上防护装备,医务人员操作的难度就增大很多。
 


胡学兵工作照
  “两层防护手套和雾气蒙蒙的护目镜让打留置针的操作成为一种挑战。”胡学兵说。他们收治的病人中有一位30岁左右的年轻女士,血管很细,穿刺困难,有一次胡学兵给她扎针时穿刺没有成功,她紧锁眉头,把手收了回去说:“你们男护行不行?要不叫其他人给我打针吧!”
 
  胡学兵回忆:“我当时心里一紧,但是作为一个有七八年工作经验的男护,我告诉自己,我经历过那么多次危重病人的抢救,专业技能较为扎实,决不能被‘打针’难倒。”
 
  胡学兵平静的抬起头来给了患者一个大大的微笑,说:“对不起,这一针确实没找准。可能您对男护存在一定误解,其实无论男护、女护,来支援的队员各个都是专业技能过硬,能够独立处理各类紧急问题的护理骨干。你看,大家现在都带着两层防护手套,工作起来没那么灵活,护目镜的雾气也会给扎针带来困难,希翼您能理解偶尔的失误,请再相信我一次!”
 
  可能是感受到了胡学兵的真诚,患者又不好意思的重新把手伸出来,为了最大程度减少护目镜内的雾气,保证视线不受影响,胡学兵说:“扎针时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不过还好,我成功了。”
勇挑大梁的“男丁格尔”
抱着7个月宝宝的慈父
  作为抗“疫”一线勇挑大梁的“男丁格尔”,胡学兵始终坚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随着护理治疗的相继完善,医护之间的信任逐渐建立,患者病情一点点好转,他们终会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医院动态

【黄冈医声】 “男丁格尔”胡学兵:“扎针时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不过还好,我成功了。”

      “老婆,宝宝,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结束了一天8小时高强度工作,回到酒店赶紧完成消毒—洗澡—吃饭—再消毒这些每天下班的必备程序,胡学兵终于可以打开手机和家人“团聚”,这是他每天不变的开场白。   
 
   1990年出生的胡学兵是省直中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一名经验丰富的男护士,也是最早主动请缨支援湖北的护士之一。  
 
  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胡学兵的主要工作是为患者抽血、测体温、留取咽拭子标本、输液、发放口服药、讲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相关常识……这些工作看似与平时的工作区别不大,但由于穿上防护装备,医务人员操作的难度就增大很多。
 


胡学兵工作照
  “两层防护手套和雾气蒙蒙的护目镜让打留置针的操作成为一种挑战。”胡学兵说。他们收治的病人中有一位30岁左右的年轻女士,血管很细,穿刺困难,有一次胡学兵给她扎针时穿刺没有成功,她紧锁眉头,把手收了回去说:“你们男护行不行?要不叫其他人给我打针吧!”
 
  胡学兵回忆:“我当时心里一紧,但是作为一个有七八年工作经验的男护,我告诉自己,我经历过那么多次危重病人的抢救,专业技能较为扎实,决不能被‘打针’难倒。”
 
  胡学兵平静的抬起头来给了患者一个大大的微笑,说:“对不起,这一针确实没找准。可能您对男护存在一定误解,其实无论男护、女护,来支援的队员各个都是专业技能过硬,能够独立处理各类紧急问题的护理骨干。你看,大家现在都带着两层防护手套,工作起来没那么灵活,护目镜的雾气也会给扎针带来困难,希翼您能理解偶尔的失误,请再相信我一次!”
 
  可能是感受到了胡学兵的真诚,患者又不好意思的重新把手伸出来,为了最大程度减少护目镜内的雾气,保证视线不受影响,胡学兵说:“扎针时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不过还好,我成功了。”
勇挑大梁的“男丁格尔”
抱着7个月宝宝的慈父
  作为抗“疫”一线勇挑大梁的“男丁格尔”,胡学兵始终坚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随着护理治疗的相继完善,医护之间的信任逐渐建立,患者病情一点点好转,他们终会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